常德市硬卧营业部

当前位置:常德市硬卧营业部 > 万象 >

受互联网存款下架影响 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自救模式”

admin 2021-01-08 11:01 未知

原标题:受互联网存款下架影响 多家中小银行开启“自救模式” 正在调整明年存款规划

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讯,从上周五至今,包括蚂蚁、腾讯、度小满、京东数科、陆金所、天星数科等多个平台陆续宣布,下架所有互联网存款业务。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这些互联网平台并未收到明确的监管指令,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均属于自发行为。主动“拥抱监管”的背后,却也给一些依赖于互联网渠道揽储的中小银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财联社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互联网“吸存”的渠道关闭之后,中小银行业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一些没有线下网点的互联网银行正在抓紧发展线上自营渠道,而一些传统的小银行则重拾结构性存款等揽储手段。多家银行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调整明年的存款规划。

实际上,这种借助互联网巨头平台流量,为客户提供低门槛、高利率的存款产品此前就已经多次被监管点名。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就曾表示,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多家银行开启“自救模式”

中小银行,尤其是民营银行和地方城商行更加偏爱互联网存款模式。

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12月18日在各家互联网平台未下架时,一家银行同时在多个平台上发布互联网存款产品的现象十分普遍。如振兴银行发布互联网产品较多,同时在京东金融、度小满以及陆金所等app上推广相关产品。其中,京东金融上在售5款,度小满APP上在售4款。此外,华瑞银行、华通银行、厦门国际银行、汇和银行等多家银行也均同时在多个APP上线了多款互联网存款产品。

当互联网平台纷纷下架该类产品,首当其冲影响的也是这些对平台依赖性比较强的银行。

“太难了。”一位互联网银行从业者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由于此前对年底存款早有储备,所以压力不大,但对银行明年的存款规划影响较大。“目前银行的存款有一半左右来自于互联网存款,现在平台全部下架这类产品,我们也只好尽可能抓紧做好自己的APP运营。”

上述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坦言,银行正在加紧自建渠道的产品发售。此前该银行就已经开始布局自己的APP,目前在自营渠道上已经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用户,并且加大优惠福利揽客。“因为之前有一定的客户基础,所以如果把给这些互联网平台的通道费成本来做用户运营,基本上也能达到现在存款的状态和规模。”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银行通过互联网存款方式揽储,需要向平台缴纳通道费用,费用金额约为该行在该平台存量存款的千分之三左右。然而,银行只能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得存款,却无法与客户接触,更难以将这些存款客户转化为银行真正的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有线下网点和资质的银行,近日也同样开启了“吸储大战”。有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一些地方小银行更是开启“全员拉存款”的模式,分派任务至每一名员工,同时还重启结构性存款揽储。

财联社记者发现,近日有多家中小银行推出了多款结构性存款产品。如某东北地区的一家城商行,其推出多款结构性存款,377天期存单最高收益率高达4.3%。

存款监管或仍将持续趋严

今年以来,针对互联网存款的监管逐渐趋严。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包括互联网存款业务、靠档计息等在内的业务,一方面会扰乱存款市场竞争秩序,可能导致“高息揽储”等无序竞争行为;此外,还会加重银行负债成本,如果银行将成本转嫁到贷款环节,可能推高贷款利率,不利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从中小银行的角度看,部分中小银行吸收高成本存款,如果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跟不上,会影响其发展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董希淼表示,地方性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存款业务扩展到全国,突破经营区域限制,也与回归本地化经营的精神和原则不符。此外,这也加大了中小银行流动性管理的压力。

实际上, 早在去年监管层就对结构性存款进行了压降。有业内人士称,未来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或许还将有所动作,持续压降仍是主旋律。今年三月份,央行曾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要求银行应严格执行存款利率和计结息管理有关规定,按规定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

此前孙天崎曾公开表示,对于未来互联网存款的监管,应明确银行准入资质和标准;研究出台针对高风险银行吸收存款行为的有关法律法规;针对新业务模式的新特征,完善审慎监管指标和有关规则;同时严格规范互联网、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各类行为。有知情人士也向财联社记者透露,针对互联网存款的监管或已经在路上。

不过,董希淼认为,针对互联网存款的监管不应“一刀切”,而应进一步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实施差别化政策,在市场利率自律机制之下允许中小银行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浮动空间。对互联网银行,对其通过互联网渠道吸收存款应给予差别化的支持。

此外,董希淼还表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较弱、负债受限较多,影响其信贷投放能力,不利于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服务小微企业。资本补充是增强风险抵御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手段,因此要支持它们引进合格股东进行增资扩股,支持发行新型资本工具和二级资本工具,支持符合条件的银行在境内外上市融资。同时,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为更多的中小银行尽快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和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提供便利,缓解负债来源单一等问题。



Powered by 常德市硬卧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